关于我们 > 十五年改变成真

初出茅庐,正值少年

当值2008年,二十出头正青年,谁年轻时候没有一颗躁动的心。

心怀着对生活的期盼,憧憬着对未来的希望,渴望着对医学的探索。

这一年,邓月华正式踏上了平凡而不平庸的职业,担任起威权康复中心的智障康复教育区的康复治疗师。

星月依旧,我心依然,纵归星夜,恍如昨日。

初入行时的迷茫懵懂与忐忑不定仿佛还未远离,殊不知时光却已悄悄流逝,转眼已过去十一载春秋,小实习悄然摇身变成一名正式的康复治疗师。

入行前月华在儿童康复的知识领域完全空白,一切从零开始,教科书里传授的理论认知区别于实际工作运用中,举步是艰难的。

康复治疗师是康复医学的主体,康复治疗师不同于临床专科医务人员,往往需要掌握最基础的但更全面的医学知识。

月华任职内容主要以特殊教育为主,区别于普通的教育教学,因为孩子们先天的障碍,其人生步伐注定举步艰难,微小的进步需要比普通孩子付出倍增的努力。

月华在智障康复教育治疗中不断扮演着鼓励者、教育者、指导者的角色,提供的是医教结合的服务。

属于多元化学科相组合,对技术要求特别高,医学、心理、教学等范畴缺一不可,急需不断通过不同领域提升自我。

月华任职期间面临着各方的压力下,从未停止摸索的脚步中,注重全方位的发展,多领域的吸收,在不断进步的空间中挑战自我。

质疑声里,挣脱或是前行?

月华在访谈间神色隐隐地透露着

对当年的百般无奈。

“当年康复资源短缺,没有一套比较系统思路或流程作为参考,顺德的行业资源未被普遍化,少有当地人知道这一行业,生源及人才输入都相对比较狭窄,中心及自己一路都是靠不断摸索着过来的。”

“这一行业当年在社会关注度及接纳度都偏低,涉及被误解为晦气行当,初入这一行是不被看好的,身边人对残疾人行业存在较大的误区,解释起来挺费劲的。”

万事开头难,可是在半山腰更难。

最初的这一年对月华来说是煎熬的,来源各方的的质疑声,面对身边的不理解,行业的发展现状,治疗方案的迷茫,教育理念的冲突,康复效果的不显著,种种期待与现实的差距,无形将这些责任转化为负担。

月华开始审视自己是否适合这一行业,往上走举步维艰,往下走即面临前功尽弃,在这个摇摆的2009年,月华做出了转业发展这个艰难的决定。

重任在肩,砥砺前行

经过了一年的冷静期,漫长的思想斗争。

2010年月华又重返中心继续担任智障康复教育区的康复治疗师,离开后再回来,比当初懵懂入行的实习身份更需具备勇气,这一刻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行业的不易。

在重返康复治疗师后,月华深刻明白这份工作的背后肩负的使命。

康复治疗师不轻松、不浪漫、不被人理解。

但是,月华知道如果在未来的几年内教学治疗水平没有突破性的提升,只会像当年一样,缺乏那么一点灵性和韧性,就会坚持不下去,在未来的日子里只会注定走回头路。

不经一番彻骨寒,怎得梅花扑鼻香,在经历了放弃再重来的人生历练,月华更坚定对康复治疗的决心和信心,要对每个折翼的小天使负责。

日就月将,学有缉熙于光明

重返任职期间从未在自我增值的道路上有所停歇。

在克服工作中带来重重挑战的同时,月华为了给不同的孩子制定精准的个体化治疗方案,利用工作之余翻阅大量康复资料,为明确孩子的功能障碍点,需要运用学科研究结合专业治疗技术为孩子选定更精准的治疗方式。

一个孩子的改变是多元影响的,除了孩子自身的能力,还要考虑到其家庭起到的作用。

积极向上的家庭可以拓展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的能力发展,这样更事半功倍,相反,若家校观念无法一致,会让孩子停步不前。

因此家长沟通工作有时甚至比教学来得重要,月华除了扮演观察者与反馈者的角色,还要时刻了解孩子的康复进度,根据治疗计划和孩子状态实时调整,对孩子出现的新情况做出反应,联合家长尽可能具体落实家庭指导,在后期的康复工作能避免误会的产生,从而保证最佳治疗效果。

“先处理心情,再处理事情”这是月华对这十年职业生涯精辟的经验分享。

管控好自身情绪是康复治疗师的首要职业素养,作为治疗师来说控制好自己的负面情绪,理清方向,整合思路,将想不通的问题集思广益,其次再做家长工作,这样的双向沟通会让治疗成效事半功倍。

万花筒的世界 我来探索

特殊教育的小孩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,不为世界传统所定义的世界,每天,都像在看万花筒。

作为月华来说,似乎每天都生活在《24个比利》的小说里,很难,但是也有一些超现实主义的感觉,这可能是这一行业的独特之处,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康复师心中有一千个技术流。

积累了这些年的教学经验,月华面对各种疑难杂症的个案可谓是驾轻就熟,炉火纯青

在入行的第五年,面对一对自闭症双胞胎母亲的双膝跪下,恳求尽所能挽救她孩子挽救她家庭时,月华一时间还是举手无措。

此般场景在医院急诊室才会上演的桥段,居然在自己面前上演了,这一刻,月华更加深意识到身上的重任,也深刻体会到康复是扶伤,医生是救死,康复同急诊医生一样重要,急诊医生抢救的是病人的现在,而康复救的是患者的未来。

自闭症是终身疾病,任何治疗师都不敢打包票承诺时效性的康复,针对这对双胞胎情况,月华联合同事重新研究制定治疗方案,双胞胎是一起长大的,变化也是相辅相成的,当年在自闭症这方面治疗未算太规范,因人而异,因地制宜,每天都会去针对性地调整。

经过三个月的训练治疗双胞胎开始有了转变,随着孩子的康复,家庭关系也开始得到变化,孩子的发展影响到整个家庭的核心,算是侧面挽救了一个家庭,目前双胞胎已转介到当地镇街的社区,定症为轻症自闭症,中心的活动节目也不时出现双胞胎的表演身影,后来这个家庭也迎来了新成员。

应对社会舆论的压力,家长强求孩子做与之能力不相符的事情,相当于揠苗助长。随着政府政策对康复资源的支持,入册学生也趋向低龄化,能够及早在黄金时期做到抢救措施,社会的康复意识开始与日俱增。

 

 

我们,一直在默默在坚守

如今中心专业人员的队伍日益壮大。

随着爱耳日、自闭症关爱日、全国助残日等节日,在政府宣传力度下,机构协办各种共融马拉松、共融艺术表演、义卖活动等,社会对残疾人的接纳度亦有所提高,而威权中心也逐渐被社会所熟知。

“择己所爱,择己所长,择世所需,择己所利!谢谢你选择这个行业,坚持走下去,它会让你变得更博学,如果你中途转行也没关系,谢谢你为残疾人行业做出的贡献。”这是月华对员工的寄语。

月华希望弥补当年的遗憾,为团队传导正确的教学方法,达到最大的康复成效,看似平常的治疗方式,对于一个特殊家庭来说,及时的疗效,挽救的可能是孩子的一生。

就是有这样一群人,一直在坚守,一直在默默奉献,也许不久的将来,会有更多的人重新认识到康复治疗师的重要性,我们一直在前行,为孩子撑起属于他们的一片蓝天!